四川滨州玩具厂转型升高求上进纪实,他的合作

抓机遇 练内功 渐入佳境 浙江舟山玩具厂转型升级求发展纪实 本报记者 张 博 通讯员 於豪杰 傅元元 贺 频 在经历了玩具行业的寒冬之后,今年7月,位于岱山高亭的浙江舟山玩具厂迎来了日渐炎热的夏季。 9月10日,记者一行走进舟山玩具厂制作车间,忙碌的不仅是工人们,来自日本和美国的客商也亲自到厂里督工,只为早日拿到货。现在阿拉生产都来不及,基本上每批货要延迟7天到10天,最长甚至1个月。厂长王代囊感慨:岱山玩具业,从辉煌走向没落,熬过转型期的阵痛,又迎来了新一轮希望。 传统玩具业攀上高亲 现年57岁的王代囊,人称岱山玩具业的鼻祖。上世纪80年代初,他开办了岱山首家玩具厂。近30年来,他见证了岱山玩具业从起步走向辉煌,从波峰跌入波谷的所有历程。 王代囊介绍说:金融危机重创了岱山玩具业,产值从最高峰时的年出口8亿元,一路下滑到前几年的3亿多元;但也正是金融危机,给岱山玩具业带来了转机。 王代囊口中的转机是两年半前出现的,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在广交会上,被日本知名玩具企业IWAYA株式会社相中,一下子攀上了高亲。 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一直走下坡路的岱山玩具业,缘何突然成了外企眼中的香饽饽?金融危机逼着中国玩具业重新洗牌,这让一直善于做电动长毛绒玩具的岱山玩具业寻得了一个机会。回过头分析,王代囊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玩具出口国,年出口额约230亿美元。受金融危机影响,广东玩具业遭遇重创,但玩具市场还是需求旺盛。 此时,拥有熟练工人、有产业基础的岱山玩具业,正好弥补了广东玩具业的缺失部分。日本IWAYA株式会社到舟山玩具厂考察后签下了初步合作协议。 老厂练内功转型升级 与外企合作后,原以为会立即走上致富路。但令王代囊等始料未及的是,日本IWAYA株式会社并没有立即下订单。整整一年,日本企业就是派人来厂里免费指导,帮助阿拉改进设备、培训工人。手里握着一支套着圆珠笔套、只剩6.5厘米长的铅笔,性格直爽的王代囊自我揭短:做了快30年的玩具业,通过跟人家的比较才晓得,做玩具并不是生产出来、卖出去这么简单。 这一年,日本企业派出4批专家,长则一个月、短则一周,无条件、免费帮助舟山玩具厂提升生产效率、建立质量管理体系等。一年后,通过生产和装配流程的改变,舟山玩具厂的生产效率提高了50%;玩具的质量检测体系建立起来了,玩具使用寿命达到了100小时以上。 转型,关键是观念,包括企业主和工人的观念。王代囊坦言,企业的生存发展,不是靠走关系,或与同行低价竞争,或市场投机取巧,这些都是暂时的;企业长期生存的前提最终靠产品质量,靠客户对产品的信任度,不是被动开拓市场,而是主动打开市场。 不能说脱胎换骨,也是焕然一新。王代囊说,与日本IWAYA株式会社合作后,逼着他的小企业转型升级,努力练好内功。意外的收获是叩开了另一扇门,进入了一个更大的市场。 被动变主动迎来曙光 与高端客户接触后,才晓得玩具业的市场有多大,可以讲是无法想象的。王代囊说,仅以日本IWAYA株式会社为例,研发和市场放在日本,早在25年前就把制造基地转到了广东,制造这块的年产值就在几千万美元。再加上玩具是固定型的消费品,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会用到,市场真的很大很大。 王代囊列出一笔账,跟日本IWAYA合作第一年,舟山玩具厂产值达到40多万美元,今年上半年已做了30多万美元。但这对舟山玩具厂来说,并不是金融危机后的最大转机。随着长期合作,日本IWAYA的订单势必会增加。对我们厂来说,转型升级为高端企业配套后,知名度也借势上升,美国一些高端玩具企业自己找上门来了,去年产值达到了100多万元,已超过了日本市场。 在外企的引领下,舟山玩具厂叩开了高端市场的门,但这并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王代囊说,企业要发展壮大,不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必须要有自己的优势。在与日本合作的同时,我一直在搞研发,目前储备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玩具远远超过现在生产的玩具。 正因为拥有诸多的自主知识产权,外企也不得不对舟山玩具厂另眼相看。王代囊笑着告诉记者,在与日本合作的两年多时间里,从一开始的完全被动接受改造,到第二年的来样加工,现在出口日本的玩具,机芯已经完全属于王代囊的自主知识产权。 更令人欣喜的是,今年6月底,王代囊从日本回国后带回了一个好消息:日本IWAYA的科研团队,将归王代囊指挥,重点开发电子玩具的动作和机芯。 两年半的时间,从被动变为主动,王代囊的心中有了更大的计划。我以后也要专攻开发和市场,慢慢打出自己的品牌,把更多的配套让岱山的其他玩具企业来做。 采访结束时,王代囊又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好消息:日本企业的下一批订单,将定价权交给了舟山玩具厂。 《中国国门时报》

舟山玩具厂厂长王代囊昨天说,他的企业今后不光要出售圣诞老人系列玩具,还要交易相关研发成果,让更多的投资者分享圣诞经济蛋糕.该厂为此正在筹建圣诞商品设计中心. 王代囊说,现在是把自己的部分创意设计与制造成果直接转让的最好时候.这是因为保护知识产权环境转好,玩具行业过去那种随意偷取别人新产品开发成果的做法越来越行不通,这为建立规范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创造了条件. 舟山玩具厂的产品都与西方圣诞节有关,今年生产的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的圣诞商品早就运往欧洲市场,明年的订单销售额预期将达一亿元.转让部分研发成果,厂里还可以缓解生产能力跟不上订单增长的矛盾. 玩具行业内侵犯别人知识产权现象过去比较严重.2000年,王代囊投入50万元用三个月的时间开发一种攀延圣诞老人,一上市就以一个玩具6美元的价格销往国外.一年以后,国外客户发现好多厂家在做这种产品,要求降价.结果80万个产品,一个跌一美元,损失80万美元.“仿造别人与自主开发产品,投入差距是一比十.仿造者就可以与你压价竞争.”王代囊说. 这种现象逼着舟山玩具厂申请专利保护自己合法权益.今年初,该厂又申请12项产品专利,其中大部分已获准.厂方现在与外商谈判圣诞商品价格时,带上了相关产品的专利证书,以消除客户担心以后有仿造产品出口冲击市场之忧,这样对方就不太会压价.王代囊说,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看到了令人鼓舞的变化.国家进一步加大保护知识产权力度,上规模企业怕侵权了,正规企业要面子不敢了. 今年10月,王代囊带着新产品圣诞月亮系列和米灯圣诞参加第100届广交会.本届广交会打击知识产权侵权力度更大.广交会设立知识产权中心,重点对小家电、五金、玩具等侵权多发商品作检查,并对黑名单上的企业重点监控,企业所在交易团要承担相应责任,凡连续侵权的企业将取消参展资格.王代囊认为,虽然目前还会有人暗地里偷取别人新产品开发成果,但已难成气候. 由于美国采购商今年上半年在中国下单较少,造成美国今年圣诞老人服装、玩偶、雪橇、铃铛、彩带、挂饰等商品短缺.这是一个硕大的圣诞经济蛋糕.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对商品保护知识产权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要想分享更多的圣诞经济蛋糕,中国企业需要更加依靠科技创新. 高亭镇党委书记刘开阳对舟山玩具厂筹建圣诞商品设计中心表示充分肯定.他认为,在新的竞争中,舟山玩具厂多年来自主创新积累的经验显得更加宝贵.设计中心可利用已拥有几十项国家专利技术和成功开发多种圣诞老人系列的优势,加快设计系列圣诞商品,使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 记者了解到,岱山县经贸局正积极为该项目申报省、市级企业技术中心及相关配套扶持政策.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直营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川滨州玩具厂转型升高求上进纪实,他的合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