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王某向林先生下

虽然持有自己胜诉的法院判决书,但澄海溪南工业区的玩具厂商林先生至今仍拿不回属于自己的18万元货款。因为,欠下货款的玩具公司负责人王某早在去年5月份起就玩起失踪游戏,公司人去楼空,其名下也无任何财产。 欠下十几个厂家50多万元,现在就只剩下这几张A4纸了林先生拿着王某此前欠下的货款订单、欠条和法院判决书,倍感无奈。记者了解到,2013年底,溪南工业区经营一玩具加工厂的林先生开始与澄海一玩具公司的王某夫妇有生意上的往来。起初几次,王某向林先生下的塑料玩具订单金额在2000元左右,双方采取货到付款的交货方式,合作一向顺利。2014年2月起,王某的订单金额由原来一两千升至上万元,付款期也延长至40天左右。随后,王某接连向林先生下订单,共20多万货款。 考虑到此前交易顺利,林先生并没起疑心。直至2014年4月7日结算时,王某却仅付还林先生4万元,剩下的18万则称写成欠条,延迟付还。在欠条上,双方约定5月7日前全部还清,还有王某的签名为凭。等到5月份,当林先生再次拨打王某电话时,对方手机却已停机。林先生赶到对方玩具公司时,王某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多方寻找王某无果,林先生遂于2014年7月份向澄海区人民法院起诉。案件审理期间,被告王某拒不到庭。经法院认定事实,审判被告王某尚欠原告林先生18多万元。 尽管持有自己胜诉的法院判决书,林先生却遭遇执行难的问题。其名下没任何财产,家里也只剩老人和小孩,当事人却一直找不到。林先生告诉记者,王某一直处于失联状态,18多万货款无处追索。 当着记者的面,林先生拨打王某妻子的手机。电话接通后,林先生问起王某下落,妻子说自己不知道。提到欠债之事,她则戏称:我在尼姑庵,你有本事就来抓我吧!说完便挂掉电话。 记者了解到,在溪南工业区里不仅林先生一家玩具厂遭遇跑单。单单我们溪南工业区内,就有十多家玩具厂被王某欠下50多万元!另一厂商小陈告诉记者,他今年20多岁,刚毕业不久正在尝试创业,没想到还没一年就碰壁,被王某逃了三万元货款。 目前,林先生等人正继续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林先生和小陈等厂商认为,澄海玩具行业如今跑单现象时有发生,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管理。 本报记者 纪金娜 实习生 金静淳 摄影报道 ◎相关新闻 玩具厂家自建QQ群避免受骗 本报讯为避免更多玩具厂家受骗,澄海上千厂家自发建立QQ群,集明间智慧,进行行业内的信息交流和资源共享,减少损失风险,起预警平台作用。 在QQ群公告上,记者看到已有50多个玩具公司被列入黑名单,厂商陈先生告诉记者,存在不良记录的玩具公司都会被列入黑名单,以此警示同行避免受骗,减少损失。同时,厂家们也可在QQ群平台上对优质的资源进行共享。如今,该群已有上千家玩具厂家在内。 希望能以此通过大家的努力,使玩具厂家不再被动,让澄海玩具生意更好做,发展更好,减少不必要的损失!陈先生告诉记者,民间力量毕竟有限,他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建立一个官方预警平台,为广大的澄海玩具厂家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工厂要倒闭,工人无奈卷铺盖走人。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讨不到欠款的供应商一脸愁苦。

为催加工款,挺着大肚子坚守在门口的王冬花。

核心提示:昨日中午,东莞市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在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之后,杳无踪迹。

拥有10年历史的韩资玩具厂,曾是美国第二大零售巨头塔吉特的供货商,素艺玩具在苏州的工厂负责人于上周五走佬,全国供货商从苏州赶来东莞讨债,不料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7月13日也走佬,供货商们又马不停蹄,前往素艺位于东莞寮步的另外一家工厂,素艺儿童用品公司讨债。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欠债1700万元左右,上50家甚为绝望的供货商们,顶着烈日站在工厂大门口讨债。

一个多月前,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厂为20年的老厂,业内口碑较好。老厂接连倒闭,引起了村民、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担忧。今年以来订单减少,工厂生存很艰难,他们都害怕走佬的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并希望媒体关注政府重视。“2008年金融危机,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昨日说。

“拉钩”次日甩开供货商跑路

东莞大顺布业的陈先生是东莞素艺玩具的一名供货商,截至目前,素艺玩具拖欠其货款达27万元。陈先生听说上星期五,苏州素艺老板走佬苏州厂倒闭,当天他赶紧跑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发现,现场已经来了多名追讨债务的供货商。

不过,供货商们被治安队员们拦在了工厂的门外。“治安队员说,你们要讨债,不能跑到人家家里,只能站在工厂大门外。”陈先生说。

供货商们为防止老板走佬,轮流24小时不间断在工厂大门口守候。到星期一早上,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负责人朴阳熙走出厂门,和守候的陈先生谈判,朴阳熙表态星期二将偿还拖欠陈先生的货款。听到朴阳熙的表态,陈先生到星期二早上开始等待朴阳熙实现诺言,当天下午朴阳熙带给他的还是失望。

“朴阳熙说现在还没有钱,但是星期三早上一定将钱送到。朴阳熙信誓旦旦说,就算星期三你不过去找,我也会亲自打电话让你过来领钱。不但如此,朴阳熙还和我拉钩为誓,还和我热情拥抱。看到他这样的表态,我们就觉得没有必要守大门了。”陈先生气愤地说。

但朴阳熙的拉钩并没有兑现。星期三早上陈先生和其他供货商前往素艺玩具厂的时候,守住大门的已经是工业区管委会的治安员,朴阳熙等公司负责人已经不见踪影,电话也无人接听,到星期四更是关了手机。

后来陈先生才获悉,“拉钩”之后的当天晚上,朴阳熙还派人悄悄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

拖欠供货商货款已有一年多

据素艺玩具公司员工以及长期和其打交道的供货商们介绍,东莞素艺玩具是一家老牌的韩资企业,在大陆拥有三家工厂。即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和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许多和素艺玩具做生意多年的供货商反映,素艺公司和他们的合作一般都是50天结算货款,十分守信。但从2009年7月份开始,素艺的负责人说资金出现一些暂时的困难,拖欠供货商货款。“自从2008年合俊玩具倒闭以来,我们和人家做生意是小心翼翼,但和素艺做生意都10年了,人家说有困难我们也理解。”供货商刘先生说。

不料,素艺拖欠供货商的货款越来越多,到2011年初,各大供货商开始停止了供货,进而开始催缴货款。“你催得急,他就给一点给你,比如说50万,他就给你10万这样,不断拖。”刘先生说。

就这样,这家在大陆“扎根”10年的老牌韩资企业,坚持到这个月,以负责人突然走佬而留下烂摊子。上周五,苏州素艺负责人走佬,工厂倒闭;到本周三(7月13日),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走佬。

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玩具欠债1700万元左右,这些债务包括工人工资、厂房租金、水电费、供货商货款等。

和素艺玩具做了十年生意的供货商邓先生,被拖欠货款148.9万元,是被拖欠货款较多的供货商之一。邓先生为了追回货款,从苏州追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到昨晚发稿时止,50多名供货商放弃守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跑到位于寮步的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追讨货款。

各方看法

村民:现状甚于金融危机望重视

一个多月前,东莞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公司在服装行业打拼20年、口碑较好。在采访这东莞两家企业陷入困境的过程中,很多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希望媒体反映目前东莞企业的困境。

和定佳针织公司老板韩浩林同一个村的韩先生说,他跟韩浩林是同村人,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村里的工厂生存很艰难,很多厂订单少了一半多,倒闭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上月(5月)还有几个更大的厂老板跑了,村里压力很大。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严重。”看着很多厂倒掉,他感到心惊肉跳,总怕有一天租客“走佬”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素艺玩具公司供货商也提到,东莞很多企业从去年上半年开始遇到了订单减少,且订单的单价不断被挤压的情况。“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一名从事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说。

专家:代工企业形势如“温水煮青蛙”

东莞市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认为,和2008年时候相比,“一句话,现在是温水煮青蛙,形势很严峻,虽然不是即时的危险,但还是很严重。”尽管从表面上看,现在没有那么严峻,最严峻已经过去。

2008年的时候,企业出现危险,政府出手相救,如回调出口退税率。在东莞,像合俊玩具厂倒闭,地方政府出面先垫支资金,救企业理所当然。而且,国家那时出台包括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放宽银行信贷等,一些本来落后生产力,也给救下来了。

和2008年一样的情况是,东莞的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主导地位并没有改变,代工还是主流,只是这些企业出现问题了,政府不轻易出面救市而已。如果说救市,现在很多企业出现的情况很相似,你很难做到要救哪一个。也许很多企业在2008年的时候,依靠政府的救市政策,本来要倒闭但是继续支撑,现在政策没有了,撑不下就倒了,如果没有转型升级的企业,还是走老路,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企业不断倒闭,不排除多米诺骨牌效应。

“2008年大概可以预计到有多大影响,现在预计不到这个影响,这是最大的区别。”林江说。 2

讨供货款的他们

催货款,孕妇坚守厂门口

“去年5月份开始帮素艺加工玩具,10月份的钱还是前几天付的,11月份到今年5月份的钱都没有给。”

王冬花,湖南人,在东莞开了个拥有15个员工的小型刺绣厂。现下她正处于妊娠晚期,再过半个月宝宝就要出生了。30岁,已属高龄产妇,孕期会比20多岁的准妈妈们更加辛苦,原本的她应该是天天躺在家里,偶尔散散步,数着日子等待宝宝的降临。但是,为了索回自己的公司绿星刺绣厂的加工费,7月14日上午八点,她赶到了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守住工厂的治安队员禁止外人入内,她就一直站在门口等。记者在下午2点左右看见她的时候,她还站在大太阳底下,滴水未进,中午也没有进餐,就在门口等着,在周围人的劝解下,才肯到别人的车里坐着。

开厂不易,二度被骗

王冬花来东莞17年了,5年前与丈夫开办了绿新刺绣厂,主要帮一些玩具加工刺绣。“本来开办这个厂就不容易,办厂的钱是我爸爸出车祸赔偿的钱,”王冬花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了。这次素艺公司老板的逃跑,给她很大的压力,对方还欠着她的厂27万余元款项,要不是还接了别的厂商的订单,再加上借来的钱,现在只怕连那些员工的工资都开不出来了。

据她说,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被骗了。前两年,她们厂给一个叫奥美的小公司加工玩具类产品。奥美也是一个小型的玩具厂,主要承包素艺的一些业务。结果在她做了2年多后,奥美连带着欠她厂里的25万元,在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彻底消失了,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人要钱。而她当初与奥美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只留下一些单据,最终她没有寻求任何帮助,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只能自己埋单。

在吃了这个大亏后,她就不再信任这些小型的商家,所以她开始直接与有十几年厂龄的较为大型的素艺有限公司合作。本以为,与这样大型的厂家合作,会有信誉不会被骗,结果老板还是跑了,那27万辛苦钱又不知道该问谁要去。

怀孕9月坚持讨货款

“去年5月份开始帮素艺加工玩具,10月份的钱还是前几天付的,11月份到今年5月份的钱都没有给。”王冬花向记者诉说了这段时期的讨资路,“我每个月都来四五次,那个朴经理开始的时候常常躲着我不见,只是偶尔见我一次,每次见面都说过几天给钱,到了给钱的时间我再过去,又是说再过几天就给”。就这样,朴经理给了无数个承诺,实现的甚少,很大程度上只是在拖延时间。

“后来,他看见我挺个大肚子,也很辛苦,就会偶尔见下我,态度还好,有时会给个3万、4万,一般别的人来要钱,朴经理会凶,态度不是很好。”王冬花整个怀孕期间都在这种心情紧张的情况下,不断地来回跑,每次回到家的时候,都要休息一个小时才能缓过劲来。

现在拿不到钱,厂里资金严重短缺,王冬花作为老板娘,厂里的事能自己动手的就一定自己动手。即使怀孕了,她还是坚持和那些厂里的员工一样,做着刺绣。她现在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宝宝身上,在这样的大夏天还是不得不坚持着出来要款。

十年老厂缘何倒闭?

综合素艺玩具公司员工、供货商们回忆,素艺玩具作为老牌韩资玩具厂,曾是美国排名第二大的零售巨头塔吉特的供货商。供货商刘先生回忆,他有一次看到素艺玩具的订单数据,发现素艺玩具向塔吉特供货一次的金额,折合人民币就达到1000余万元。

这样的一家前景似乎良好的玩具企业,缘何倒闭走佬?

说法一:去年下半年以来订单减少

素艺玩具东莞的供货商刘先生认为,详细分析过素艺玩具的资料发现,从2009年下半年以来,素艺玩具的订单在不断减少。所以他估计,加上人力成本不断增加,订单的数量不断下滑,直接导致了素艺玩具业绩急剧直下,无法继续经营,导致了最后老板不得不走佬了之。

说法二:公司股权之争频繁管理混乱

和素艺玩具做了十年生意的邓先生认为,该公司的股东出现内讧,管理不善引发企业走向倒闭。

据刘先生介绍,素艺玩具公司国外合作方株式会社素艺,在韩国是一家比较知名的玩具公司,已经有四十多年的历史,而且是韩国上市公司,实力相当雄厚,创始人为一名韩国女性。不过韩国的公司因为产生各种内讧,公司业绩下滑随后退市。老板换了四个人,管理人员也换了四批,财务漏洞越来越大。而大陆的3家公司和香港的投资公司联合,和韩国公司打官司,结果韩国公司胜诉,直接导致了大陆这几家公司走向困境。

而老板和高管的频繁变换,公司财务管理混乱,导致失败。

说法三:工厂高管联合诈骗供货商?

有供货商还提到,实际上在去年,素艺玩具还是经常出货,但是一箱箱的货物卖出之后,钱并没有按时给到供货商,加上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负责人朴阳熙,与供货商“拉钩”之后的当天晚上,派人悄悄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不排除公司高管联合起来,诈骗供货商。”

相关链接

素艺玩具有限公司简介

公开资料显示,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建立于1992年4月1日,属韩国独资企业,现有三家分公司,总人数大概有3000名左右。据苏州和东莞工商部门的企业信息登记资料,韩国人金在千,通过控股素艺香港有限公司,在大陆分为投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和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

其中,东莞素艺玩具专业生产毛绒玩具,位于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产品全部销往日本、美国及欧洲,年销售额为3000万美金。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毛绒填充玩具,产品100%出口到欧美、日本等地,出口总额超过2000万美元。(报料人刘先生:100元)

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王某向林先生下的。采写:南都记者王有毅 实习生朗云英 摄影:南都记者方光明

1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工厂要倒闭,工人无奈卷铺盖走人。

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韩国老板跑路,讨不到欠款的供应商一脸愁苦。

为催加工款,挺着大肚子坚守在门口的王冬花。

核心提示:昨日中午,东莞市东城区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在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之后,杳无踪迹。

拥有10年历史的韩资玩具厂,曾是美国第二大零售巨头塔吉特的供货商,素艺玩具在苏州的工厂负责人于上周五走佬,全国供货商从苏州赶来东莞讨债,不料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7月13日也走佬,供货商们又马不停蹄,前往素艺位于东莞寮步的另外一家工厂,素艺儿童用品公司讨债。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欠债1700万元左右,上50家甚为绝望的供货商们,顶着烈日站在工厂大门口讨债。

一个多月前,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厂为20年的老厂,业内口碑较好。老厂接连倒闭,引起了村民、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担忧。今年以来订单减少,工厂生存很艰难,他们都害怕走佬的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并希望媒体关注政府重视。“2008年金融危机,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昨日说。

“拉钩”次日甩开供货商跑路

东莞大顺布业的陈先生是东莞素艺玩具的一名供货商,截至目前,素艺玩具拖欠其货款达27万元。陈先生听说上星期五,苏州素艺老板走佬苏州厂倒闭,当天他赶紧跑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发现,现场已经来了多名追讨债务的供货商。

不过,供货商们被治安队员们拦在了工厂的门外。“治安队员说,你们要讨债,不能跑到人家家里,只能站在工厂大门外。”陈先生说。

供货商们为防止老板走佬,轮流24小时不间断在工厂大门口守候。到星期一早上,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负责人朴阳熙走出厂门,和守候的陈先生谈判,朴阳熙表态星期二将偿还拖欠陈先生的货款。听到朴阳熙的表态,陈先生到星期二早上开始等待朴阳熙实现诺言,当天下午朴阳熙带给他的还是失望。

“朴阳熙说现在还没有钱,但是星期三早上一定将钱送到。朴阳熙信誓旦旦说,就算星期三你不过去找,我也会亲自打电话让你过来领钱。不但如此,朴阳熙还和我拉钩为誓,还和我热情拥抱。看到他这样的表态,我们就觉得没有必要守大门了。”陈先生气愤地说。

但朴阳熙的拉钩并没有兑现。星期三早上陈先生和其他供货商前往素艺玩具厂的时候,守住大门的已经是工业区管委会的治安员,朴阳熙等公司负责人已经不见踪影,电话也无人接听,到星期四更是关了手机。

后来陈先生才获悉,“拉钩”之后的当天晚上,朴阳熙还派人悄悄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

拖欠供货商货款已有一年多

据素艺玩具公司员工以及长期和其打交道的供货商们介绍,东莞素艺玩具是一家老牌的韩资企业,在大陆拥有三家工厂。即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苏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和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许多和素艺玩具做生意多年的供货商反映,素艺公司和他们的合作一般都是50天结算货款,十分守信。但从2009年7月份开始,素艺的负责人说资金出现一些暂时的困难,拖欠供货商货款。“自从2008年合俊玩具倒闭以来,我们和人家做生意是小心翼翼,但和素艺做生意都10年了,人家说有困难我们也理解。”供货商刘先生说。

不料,素艺拖欠供货商的货款越来越多,到2011年初,各大供货商开始停止了供货,进而开始催缴货款。“你催得急,他就给一点给你,比如说50万,他就给你10万这样,不断拖。”刘先生说。

就这样,这家在大陆“扎根”10年的老牌韩资企业,坚持到这个月,以负责人突然走佬而留下烂摊子。上周五,苏州素艺负责人走佬,工厂倒闭;到本周三(7月13日),东莞素艺玩具负责人走佬。

据粗略统计,苏州素艺拖欠债务1900万元,东莞素艺玩具欠债1700万元左右,这些债务包括工人工资、厂房租金、水电费、供货商货款等。

和素艺玩具做了十年生意的供货商邓先生,被拖欠货款148.9万元,是被拖欠货款较多的供货商之一。邓先生为了追回货款,从苏州追到东莞素艺玩具公司。到昨晚发稿时止,50多名供货商放弃守东莞素艺玩具公司,跑到位于寮步的东莞素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追讨货款。

各方看法

村民:现状甚于金融危机望重视

一个多月前,东莞本地人韩浩林创办的企业定佳针织公司,突然倒闭。该公司在服装行业打拼20年、口碑较好。在采访这东莞两家企业陷入困境的过程中,很多工厂负责人、出租厂房的业主,希望媒体反映目前东莞企业的困境。

和定佳针织公司老板韩浩林同一个村的韩先生说,他跟韩浩林是同村人,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村里的工厂生存很艰难,很多厂订单少了一半多,倒闭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上月(5月)还有几个更大的厂老板跑了,村里压力很大。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严重。”看着很多厂倒掉,他感到心惊肉跳,总怕有一天租客“走佬”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素艺玩具公司供货商也提到,东莞很多企业从去年上半年开始遇到了订单减少,且订单的单价不断被挤压的情况。“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社会普遍关注,但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明不白就做不下去了,怎么倒都不知道。”一名从事布料行业的供货商李先生说。

专家:代工企业形势如“温水煮青蛙”

东莞市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认为,和2008年时候相比,“一句话,现在是温水煮青蛙,形势很严峻,虽然不是即时的危险,但还是很严重。”尽管从表面上看,现在没有那么严峻,最严峻已经过去。

2008年的时候,企业出现危险,政府出手相救,如回调出口退税率。在东莞,像合俊玩具厂倒闭,地方政府出面先垫支资金,救企业理所当然。而且,国家那时出台包括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放宽银行信贷等,一些本来落后生产力,也给救下来了。

和2008年一样的情况是,东莞的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主导地位并没有改变,代工还是主流,只是这些企业出现问题了,政府不轻易出面救市而已。如果说救市,现在很多企业出现的情况很相似,你很难做到要救哪一个。也许很多企业在2008年的时候,依靠政府的救市政策,本来要倒闭但是继续支撑,现在政策没有了,撑不下就倒了,如果没有转型升级的企业,还是走老路,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企业不断倒闭,不排除多米诺骨牌效应。

“2008年大概可以预计到有多大影响,现在预计不到这个影响,这是最大的区别。”林江说。 2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直营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牌韩资厂素艺玩具公司老板,王某向林先生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